Bianca

一个从小认识的姐姐,她是那种,活得很恣意很有想法的女生——或者说女性。

认识她的时候她初二,现在她都已经研一了。

在很大一定程度上我看书和听歌都有受她的影响,只不过她喜欢饶雪漫和安妮宝贝的青春疼痛文学,而我跑歪了而已(笑)。

突然说起她是因为她有写一些小随笔放在自己的主页里,很琐碎的一些同家人的日常,但是让人非常,怎么说呢,心动,让人感觉到心动。

她说,母上大人已经给她和弟弟的孩子取好了名字,男孩子叫鹏举,“九万里风鹏正举,风休住。蓬舟吹取三山去”的“鹏举”;如果是个女孩子就叫荷举,“一一风荷举”的“荷举”。

她在我心中真的是一个比较传奇的姐姐。

是优秀的本体,也是早恋的代名词。

我和她是一起学胡琴的时候认识的,她肤色要深一点,但是有着漆黑的发和眸,长到肩膀以下,笑起来嘴边有甜甜的梨涡。

那个时候的她留给我的印象,并不柔顺的黑发散着,穿着细细吊带的墨绿的印着大花的裙子,拧着一双弯的眉读那本沙漏。

——特别特别美。

漂亮姑娘少不了追求者,她蛮早开始了恋爱,然后直到上个暑假,她和从初三开始谈的男朋友分了手。

那时候我和她正巧一起学车,无意间问了一句王先生(她总爱这样称呼她男朋友),才知道了这个消息,就问她,姐姐,你俩都这么长时间了,不会舍不得吗。

她抿嘴笑,唇边又浮现出小小梨涡,说不会。

“……我和他走不到最后,我清楚的知道,因为他一向没有什么上进心……我也知道,我读了研之后两个人肯定就越来越远,我不能再耽误他的人生进程。”

她还是挺喜欢他的,但是觉得她不能要求男生留在和她一样的城市,就干干脆脆放了手。

忘了说的是,她高考时发挥失常,读了一所不那么好的大学,却还是在三年后考取了人大的法学硕士。

“我想留在北京,他不可能啊。很多东西都已经变了,有些事情也不能再单纯以喜不喜欢来论调。”

她一直清楚知道自己的人生该怎么走,有什么错乱了,她就再拨回来——反正最后一定会回到她设定好的轨道。

说这些的时候她的眼睛总是很亮,所经受的难过和挫折好像无法撼动那光一丝一毫。

她的笑声很好听,她笑起来很好看,这么多年没有变化,右侧颧骨那个泪窝总是在那儿的,一笑大了就挤出小坑来。

发质还是硬,只是长度增了,铺在背后像一匹绸。

还是我记忆里那么美那么随心而活的样子。

一点没变。








评论